当前位置:首页 > 他山石 > 正文内容

陆游与唐婉的沈园绝恋

大成4周前 (08-29)他山石252

00:00

陆游与唐婉的沈园绝恋.jpeg

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园非复旧池台。

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

浙江绍兴,三月江南,草长莺飞。那一年,你一介书生,风度翩翩。她面若桃花,绯红娇艳。你与她踩着平仄的诗韵,在万千祝福中,开启了琴瑟和乐,夫唱妇随的爱的春天。

你与她,两小无猜,青梅竹马,新婚燕尔,情意无限。白日里,吟诗作赋,挥毫泼墨,妙笔丹青临摹了一幅幅琴瑟和谐的画卷。夜色阑珊的夜晚,你秉烛夜读,她为你红袖添香,剪尽灯花,直至更漏灯残。春雨濛濛的日子,薄雾缭绕,杨柳含烟,你们亲手在窗前种下一棵棵桃树。三年的姻缘,你们夫唱妇随,相依相伴,诗情画意,谱写了一曲“在天愿做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的爱的诗篇。

然而,造化弄人,快乐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。正当你们沉醉在柔情似水,鱼水之欢当中的时候,母亲的一道谕令犹如王母娘娘那无情的银簪,在空中轻轻一划,便成为横亘在你们之间波涛滚滚的银汉。千古遗憾,千古哀怨。

你在百般挣扎万般不忍中顺从了母亲,以一颗支离破碎的心成全了一个“孝”字,却将一纸休书,生生的甩在了她的面前,顷刻之间,她的心被击得粉碎,一瓣瓣,一片片,一如风雨中凋零的落花,在空中轻轻飘散。

悲莫悲兮,伤离别!

可还记得,在分别的那一瞬间,你们是怎样的难舍难分,伤心欲绝,执手相看泪眼?!可还记得,蓦然回首那一双哀伤过、凄楚至极的泪眼?三年呀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!曾经有过多少眉间眼底,笑靥yè如花,耳鬓厮磨?又有过多少秉烛夜读,红袖添香,相依相偎?君可知,转身即是天涯,也许,从此一别,便是“此身行作稽jī山土,犹吊遗踪一泫然”?!

星移斗转,流年暗换。匆匆一别十年,你已另结新欢,而她也另嫁夫男。自此,她将过去的一切全部埋葬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,从此,她,不再是唐婉。

这一日,风和日暖,燕子呢喃,柳色含烟,她百无聊赖、懒依栏杆,拖着羸léi弱憔悴的身子来到沈园。放眼四望,但见小桥流水,曲径雕栏,一朵朵桃花灿烂娇艳,绯红嫣然。唉!似这等姹紫嫣红开遍,怎抵那,心已灰,意已冷,心底再无春天!

正是分花拂柳间,忽然,眼恍惚,影零乱,依稀仿佛,那曾经熟悉的身影闪现眼前,她的心仿佛被电击了一般,思维凝滞,仿佛要停止呼吸。天啊,那是你么?婉儿心心念念的兄长,婉儿心中永远的夫男!你不是“当年万里觅封候,匹马戍凉州”了吗?而今怎会如此落寞、黯然、孤单?匆匆一别十年,你可知,这三千多个日日夜夜婉妹是怎样的刻骨铭心度日如年?你可还记得婉妹么?你永远的红颜?

唉,罢,罢,罢!且让小妹敬你一杯黄滕酒吧,纵然是“黯乡魂,追旅思。夜夜除非,好梦留人睡。明月楼高休独倚,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”,怕只怕,从此一别,将永无再见之日。你让小妹守著窗儿,斯人独憔悴,独自怎生得黑?!

欲语泪还流,物是人已非。此时,那满园的桃花似乎不忍倾听这凄楚悲凉的声音,随风漫天飞舞,萋萋凋落,片片飘零。化作一片粉红色的花海,一如那铺天盖地的思念,将二人紧紧包围。。。。。。

“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;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....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,当陆游蓦mò然回过神来的时候,佳人已然离去,只有陆游一个人还呆呆的坐在那里,此时的他,早已是泪眼朦胧。他终于明白,虽然,岁月苍老了他的容颜,别离淡化了他的记忆,但却始终未能改变他最初的爱恋,在心灵深处强烈思念的,仍然是他日思夜念的唐婉。然而,后悔能改变现实吗?于是,他愤然起身,挥笔在沈园的粉墙上写下了字字血、声声泪的那一首千古绝唱《钗头凤》: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。错!错!错!春如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。桃花落,闲池阁,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莫!莫!莫!”

第二天,唐婉带着满腔的凄苦与万般的不甘,又独自来到了沈园,来到昨日曾经相遇的地方。当她行至粉墙旁边的时候,猛然间,看到那墙上的题词,那曾经多么熟悉的字迹,一瞬间,她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sù的飞溅。过了好久好久,她才提起笔,在旁边题上了用血泪写成的《钗头凤》:“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栏。难!难!难!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瞒!瞒!瞒!”之后,带着万般遗憾,肝肠寸断地/离开了这个/留下她太多回忆的地方。

回到家中,数十日,一代才女便在极度的抑郁忧愤中/香消玉殒、命染黄泉。

噩耗传来,陆游再也控住不住自己心底的巨大悲痛,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他撕心裂肺的凄声喊道:“婉妹——。

从此,这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,于十年之后再度离家出走,离开这个令他伤心欲绝的家园,投奔军旅,将一腔爱恨情仇融化在深深的报国志中,并将沈园这个留下他太多伤痛和回忆之地作为最后的灵魂归依。

陆游一生写下了九千多首诗词,而描写他与唐婉千古绝恋的《钗头凤》和《沈园》,无疑是他众多诗词当中最璀璨夺目的几首。在他人生的暮年,沈园成了他常常留恋徘徊的地方,他总在幻想还能够寻觅到那曾经绿柳掩映中的人面桃花,那曾经绿水桥下的惊鸿照影。就这样,一个人痴痴地坐在伤心桥畔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在他七十五岁高龄的时候,再度游园题诗,留下了一个耄耋老人用血与泪谱写的千古诗篇《沈园》:

 “城上斜阳画角哀,沈园非复旧池台。

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。”

“梦断香消四十年,沈园柳老不吹绵。

此身行作稽山土,犹吊遗踪一泫然。”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大成小站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jln.cn/post/460.html

分享给朋友: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《背影》朱自清

没有最新的文章了...

评论列表

Money
3天前

网站每日ip 1千,交换友链,https://money1.us/521

发表评论

访客

看不清,换一张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