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德车桥2007届大学生军训回顾(二)

原创  2017-08-15  阅读603  评论0

前面的话:

一、前段时间写了《弹指十年》数篇文章,及至“报道”,不再动笔,因为此后势必涉及真人真事,指名道姓,多有不便,妄加评论,恐非适宜,故工作与生活暂且不提。但还有些事可以不具名姓,且题材甚好,比如07年的军训,08年的地震,都是势在必写的。

二、2007年7月14日,是当年军训开始的日子,前几天看到日历显示“2017/7/14”,怅然回望,整整十年,故当天着笔是个绝好的契机。但终因时间紧张,零点将至犹不能驻笔,匆匆停驻,名为其(一),连滚带爬,漏洞百出。

三、其(一)一出,应者如潮,首日阅读200,次日400,至今600,作为个人公号,已为不易,也破了之前纪录,故有些小兴奋。但因琐事繁多,搁置三日,多人询问,深感不安,故今日续上,不为更多关注,但求有始有终。

四、业余记事,终非饭碗,尽力而为,不可强求。今日写完“教官”,甚觉乏累, 600余字,亦可成篇,为表诚意,多图奉上,就此搁笔,权作其(二),未尽之事,下回分解,承蒙关注,不胜感激。

五、改个更亮骚的名字,让人看完知道干嘛的,这也是听了同事的建议。

教官

如果不是特意问起,你很难从外貌上看出教官的年龄。黝黑的皮肤,沙哑的嗓音,严肃的表情,加之固有的“师长”情节,总感觉他们身上有一种“父兄”的威严。后来得知,他们都只是20岁左右的小伙子,有的比我们还小,这大大出乎我的意外。

我的排长是个20岁出头的大男孩,个子高高,长相帅气,虽然脸上还留有青春痘的凸凹印记,却透露出与年龄不甚相符的成熟。他不善言谈,从不与我们戏谑调侃,甚至我觉得他训练中的口令与训斥,都带有一种制式的生硬——也许是个性使然,也许这就是军人风采。其它几个排长有的倒是活泼开朗,但也是一种放不开的活泼、拘谨的洒脱,看到他们之间有时也打打闹闹,面对我们却欲言又止时,有的同事形容他们“闷骚”,我更愿意说那是一种“青涩”。

有一次,教官在隔壁宿舍中闲聊,大家见状纷纷围了过去。当有人对军人的生活和这里的环境表示羡慕时,教官说:“这是我们的职业,就跟你们上班一样,长期呆在这里,也很枯燥乏味。”是啊,我们羡慕军营的神圣,大山的静谧,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他们,向往的却是外面的花花世界,滚滚红尘。他说平时很少有出山的机会,遇到因公外出、帮炊事班采购这样的美事,总不会忘了带回很多香烟。说到我们的工作,教官感慨道“你们都是大学生,我读书少,才真是羡慕你们呢!”言语中带着淡淡的伤感。有人打趣:“你羡慕女兵排的排长吗?”他一脸认真,“才不呢,女兵笨的很,打不能打骂不能骂,带他们很痛苦的”。众人听罢,不怀好意地大笑,总觉得他没说实话,毕竟都是20来岁的热血小伙,未婚。


——2017年7月18日

本文地址:http://jln.cn/article/214.html
大成原创,欢迎分享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