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德车桥2007届大学生军训回顾(一)

原创  2017-07-14  阅读772  评论2

跋山涉水入秦岭,一路豪迈向军营,

山高更有山高处,别样风光别样情。

这是2007年7月14日,我在公司组织的新员工军训途中下的一首小诗,一转眼10年过去了,当年朝夕相处的140余名兄弟姐妹,多数已各奔东西,再次翻看当年的照片,忍不住热泪盈眶。

那年夏天,没有今年的炙热,没有如今的浮躁,一群热情洋溢青年,在完成了4年学业后,第一次踏入社会,走进了汉德车桥。作为初入职场的磨练,在尚没有真正走向工作岗位之前,公司为我们组织了一次难忘的军训,对于我们中的大多数人,应该也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军训。

出发

那天午后,当这群身着迷彩的年轻人到齐之后,四辆大巴就载着我们从沟口出发了,卷起一路风尘,也撒下一路欢笑。

我并不知道目的地所在,但当听到带队师傅嘱咐我们带上各式衣物,看到行李舱、行李架上塞得满满当当的家什时,就知道此行应该还是有些料的。

出沟口、上高速、过宝鸡、进秦岭,四辆大巴在蜿蜒曲折的山道上盘旋,山路一盘又一盘,惊险刺激,山水相似而又不同,风光无限,着实让平原中长大的我唏嘘了一番,“山高更有山高处,别样风光别样情”,诚然如此。

基地

也不知走了多远,车子终于驶进了军训基地。

这里环境极好,阳光温暖,空气湿润,天空湛蓝如洗,白云如棉如絮,四周被群山环抱,满眼苍翠,细听有泉声入耳,流水潺潺,宛若世外桃源一般。但那些规整的道路,整齐的营房,略显神秘的设施,充满时代感的建筑,又使它多了几分庄重。随处可见的“五星”“八一”标志和激情向上的标语,以及绿色的军车和红色的旗帜,却在明确地告诉你,这里是军营。

上学时也曾参加过军训,但只是在操场上列列队形、踢踢正步,完全没有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,而此时,经过翻山越岭的长途跋涉,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之中,瞬间就给人一种正义的力量,豪迈感油然而生。

宿舍

到达基地的下午,没有安排训练,只是熟悉环境,分配宿舍(在这里叫营房)。宿舍内部有点出乎意料,床铺是用木板搭起的通铺,看起来已颇有些年头,地面潮湿,墙壁斑驳,房间阴冷,被褥邋遢,到处充满了霉味儿。我进去的时候,只有靠近门口的铺位还空着,被褥也是最破旧的,凌乱地堆着。在此后的一段时间,我硬是把这床被褥叠成了豆腐块儿,成了宿舍的标准。

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,却也充满着小惊喜,有人就在自己的床板上发现前人写下的句子,众人闻听便都忙不迭地掀开自己的褥子查看,果然都有发现,或是励志语录,或是军训心得,或愤愤,或深情,或是一幅涂鸦,或是几句牢骚,甚至是辱骂教官的脏话,但更多的只是一个QQ或电话号码。宿舍兄弟中有人就记下号码或如法炮制,现在想想,也只有当时青春未老的我们才会如此乐此不疲吧,让人有一种青春又从头的冲动!只是,在宿舍之中,留下墨宝的想必都是同性,还能期待着什么邂逅吗?要不然,估计床板早都被画满了。

作息

军训期间的作息规律而又严格,早上6点多起床,先进行约半小时训练,再用大概20分钟时间整理内务、洗漱,七点半左右列队吃饭,饭后检查内务,不可回宿舍休息,约八点半开始中午的训练。

第一天训练,因为事先未告知作息时间,很多人爬起来就开始叠被子,被子刚变成“豆腐皮”,外面就吹起了集合哨,吓得我们心惊胆战,暗想这也太TM紧张了,尿还憋着没尿呢!

教官长期在这种作息下生活,就默认我们也知道流程,所以每一个环节结束,并不详细告知下步行动。早上才训练了不大一会,就“解散,整理内务”,其实我连“整理内务”是个啥都不太明白,只能从字面意思上理解,并随大流跟着行动。这时候排长挨个宿舍教大家叠被子,因为一个连分住很多宿舍,所以并没有办法统一行动,等我们像迎财神一样等来了排长时,其它宿舍的兄弟已经陆续端着脸盆去刷牙洗脸了。我又觉得奇怪,洗漱的距离那么远,就这么跑出去,不是“擅自行动”吗?同宿舍人也都不太确定,只是看着其它连的人都去了,我们也便跟着。洗漱完毕,当再一次集合的时候,我才知道这是要吃早饭了。

早饭后有一段较长时间的空闲,我们也不知道应该干啥,就在宿舍呆着,没有命令不敢随便乱跑。不知哪个消息灵通人士说一会儿要检查被子,大家这才各自认真地像对待自己的脸面一样,修整起自己的“豆腐块”。过了一会儿,营长带着众排长挨个宿舍巡视,并指出“这个不行”“那个不错”,我才明白原来这就是 “检查内务”。

早上的安排大抵如此,经历一次之后也便明白了。上午、下午和晚上的作息与普通人无异,只是午饭后还有约两个小时的休息,十分美好,唯一不爽的是午休后还要再叠一次豆腐块,只是不再检查。军训结束开始上班以后,就再没有过午休时间了。

训练

那年参加军训的员工大概是143人,分1个连、6个排, 44名女生作为一个加强排,其余男生每个排20人左右,由6名排长分别带领,各找各的一块地方,每天固定训练地点。

每天的训练分三个时段,早上约半小时,多是跑步、喊口号,类似老头儿晨练的舒活筋骨。上午、下午各约三小时,进行日常内容训练,立正稍息齐步走、原地踏步向后转,以及站军姿、踢正步、走方队之类,并无特别之处。

中午的训练约八点半到九点开始,山里天气冷,我们都穿着外衣外套,但十点一过,当太阳越过某个山头照射过来的时候,温度陡然升高,空气中的雾气随之散去,身上便渗出汗来。我们排的训练地点就在营房门口,排长在5个排长中堪称最帅,心地也好,虽然在训练中不能讲究心慈手软,但他那种仁厚与善良经常在不经意间流露。所以每到天气热起来时,他就带我们到阴凉处训练,而旁边的几棵大树和一块巨大的山水画,刚好成为遮阴的好工具。有时候他还让我们趁休息时间,回营房把被褥拿出来晾晒,以便晚上能睡个舒服的好觉。


吃饭

与普通人相比,军队里的吃饭大概是最不同的了。

每天早、中、晚三餐,吃饭时间一到,六个排就分别迈着整齐的步伐,喊着口号向食堂进发。到食堂门口,并不能先到先吃,而是要等所有队伍到齐,共同列队,由连长训话,并组织拉歌,哪个排的歌声整齐、响亮、连长满意,哪个排就先进去。这时候连长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“我看能不能把对面上山的树唱得动摇啊”,唱完后会说“我看到山上的树动了啊,唱得不错”,然后就把这个排的人放进去了。但并不是每次都按顺序放行,经常是一排唱完他说不行,由四排接着唱,唱得好放进去,唱的不满意就继续由三排唱,哪一排唱到他满意哪一排放行,如果都不满意就重新唱,或者一个排连着唱好几遍。所以饭前的拉歌是最卖力的,每个排都唱得惊天动地、气壮山河,连女生排都唱得歇斯底里、形象全无。

先行进入食堂的,就可以吃饭了吗?还不是,每个人要站在自己的座位上,保持军姿状态,等待所有人员全部进来,连长再说上几句,然后命令“坐下”!如果坐得不整齐,或者碰到桌椅发出了响动,就要全体站起来再来一次。因为食堂是那种连体桌椅,凳子和桌子之间只有不大的空隙,很难自由站直,如果腿粗一点甚至要屈膝而立,这是个极其痛苦的过程。很快,大家都明白了这个道理:先进去的要站更长时间,后进来的反而很快就可以吃饭。但很少有人抱怨,拉歌的时候还是卖命地唱,至少从表面上看不出谁在偷奸耍滑。军队果然是一座熔炉,不是把人变得意志坚定、品德高尚,就是让人更加狡猾、不露破绽。

其实军队的伙食算不上丰盛、奢华,但绝对是科学、合理,餐餐四菜一汤,有荤有素,早餐外加一个鸡蛋,还经常变换花样。刚开始几天我有点不适应,不是多了就是少了,不是提前饿了就是没吃完就饱了,但几天以后,规律的作息、适量的训练、定时的饭点、合理的饭菜,让我的胃渐渐适应的这种生活,当感觉到饿的时候,刚好就到了开饭时间。到最后几天,感觉身体十分爽快,饭量也比之前大了一些,怪不得军人个个都膘肥体壮、如狼似虎,精神抖擞、意气风发。

拉歌

拉歌是军队的必备节目,训练间隙、开饭之前、汇报演出,都要唱上几支军歌。

军训期间,连长教了我们一首《过得硬的连队过得的兵》,在此之前我从没听过这首歌,之后也再没有听到过,但那个旋律我至今记忆犹新,“过得硬的连队过得的兵,过得硬的思想红彤彤, 过得硬的子弹长着眼, 过得硬的刺刀血染红……”,这首歌也成了那段军训时光最鲜明的印记。从网络上几乎找不到这首歌,于是我从同事拍摄的军训视频中截取出这首歌的合唱原声,每当怀旧的时候就要拿出来听上几遍。

那时唱过的军歌我只记得有此一首,那些耳熟能详的“一二三四歌”等等,反倒没有一点印象,也许真的压根儿就没唱过,这一点的确有点奇怪。但也许这就是这支部队的传统、特色,是每个从这里走出去的人独一无二的记忆,就像我现在这样。从这一点来说,是成功的。

我们排的一个同时在训练的时候还唱过一首《精忠报国》,然后排长让他教大家一起唱,也算是枯燥生活的一种调剂、一抹色彩。这首歌之前是听过的,但那时就觉得特别好听,后来在KTV里还特意点过,却怎么也没有了当时的感觉。这首介于流行与正统之间的歌曲,也许就适合当时那种环境,如果来一首情歌或者说唱,反倒不合时宜。

但,并不是说这里没有情歌,爱情在无论多么贫瘠的土壤都能发芽,何况有如此优美的景色,和众多优秀的靓女俊男。在女兵排和其它排联谊时,几名蠢蠢欲动的男同事就用歌声向心仪的女神真情告白,并以草代花相赠。一名大胆的女孩也向着众多男同事大方献歌一首,只是不知道,他们的告白与挑逗,最后都成功了没有。

(今日将毕,一定要赶在今天之前把第一部分发了。未完待续。)

——2017年7月14日

本文地址:http://jln.cn/article/213.html
大成原创,欢迎分享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评论列表

  1. 板式家具生产线
    板式家具生产线  @回复

    您好,您的网站做的很不错,很漂亮,我已经收藏了,方便我随时访问.

  2. 任务易
    任务易  @回复

    竟然一个帅哥都木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