弹指十年 序

原创  2017-06-13  阅读1057  评论0

下午,一同门师弟前来办事,等候良久,不得觐见,遂谈起各自状况,从工作到生活,从入职到学校,由近及远,从今到前,不觉中,我们已经来此十年了,不胜感慨。

是啊,随着七月的临近,在又一批新生即将到来的时候, 所剩无几的07军团也即将走完第一个职场十年,对于提前入职的一些人,比如我,则是十年零80天。

2017年3月21日,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。吃过午饭,与同事在厂区散步,春日融融,芳草萋萋,我却满怀惆怅,因为十年前的那天,是我初到麦李西沟的日子。我想,应该写点什么了,可又没有头绪,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的消沉与失落,完全激不起与此相符的兴致。看着樱花点点,新柳依依,挤出两句“几株新柳随东风,万点樱花淡淡红”,吟罢方觉,这岂不是在说眼泪与愁丝,点点见红,丝丝易乱,算什么烂句?原来,明媚的春光终抵不过内心的惆怅,刻意的创作只会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。回到办公室,在深深的挫败感中,把两句话记在纸上,又随手续上两句,成了这个十年唯一的记念。

几株新柳随东风,万点樱花淡淡红,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

但这个情结,至今没有过去,我始终想为这个十年写点什么。 从今天起,我想写写这十年来的一些事,以此纪念这段并不灿烂的历程,也祭奠我那终将逝去的青春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jln.cn/article/203.html
大成原创,欢迎分享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